猪年说 “猪”

猪年说“猪”
北外 孟德宏


今天是除夕,我们马上就要迎来猪年了。所以我们来说一说“猪”。

说到“猪”,其实先得说说“豕”。大多数中国人都知道,“豕”其实就是“猪”。在大家都喜欢并且都熟悉的“家”这个字里,“宀”的下面就有只“豕”。去年的热词“你这只大猪蹄子”也告诉我们,“家”,“甜蜜的家”里,必须要有一只“大猪蹄子”。所以男性在家里,不但承担着养家糊口的责任,还要承担着随时被老婆孩儿调侃取笑的义务。当然,这是开玩笑的话。

“豕”是一个很早就已经被创造出来的象形字,其甲骨文字形,就是一只猪的样子。不过这只猪跟今天的猪可不太一样,从字形上看,它至少是一只瘦肉型的猪。
关于“豕”这个字形我们有两点说明。
第一,为什么这个“猪”是瘦肉型的“猪”呢?这是因为这个“豕”不是被豢养的家猪,而是一只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在无边无垠的森林旷野中奔跑的猪,有着独立“猪”格的猪,有着自己独立意志的猪,一只自由的猪。所以,“豕”其实是一只野猪。“豕”的野猪性质,从“豕”的字音中也可以看得出来。“豕”音shi,与“使”、“事”、“适”音同。我们知道,后面的几个字都表示“行动”之意。所以,“豕”其实也就是以“逝”、以“驰”为重要语义特征的,一种动作非常迅速快捷的动物。这个意思,在“狼奔豕突”里还有遗留。“奔”就是“快跑”,“突”也是动作迅捷,其实也是跑的快的意思。所以,“豕”在历史上,至少在人类没有豢养它把它变成牲畜之前,是跑的非常快的动物。
第二,在十二生肖的字形中,“豕”和“犬”长得很像,这一点很重要,下文我们还会谈到。但是上古社会的中国人对于自然万事万物的观察是非常细腻的,大家如果仔细查看就会发现,“豕”的肚子比“犬”大,“犬”的尾巴比“豕”翘,古人就是通过这两个微妙的细节,将“豕”和“犬”本别开了。

但是不幸的是,这只本来可以自由自在奔行的“豕”遇到了人类,并被人类所猎取捕杀。一只被箭矢射中的“豕”就成了“彘”。《说文解字》说,“彘,豕也”。这里面的“彘”是从“矢”得声的,而“矢”就是以“疾驰”为特征的“箭”,这也从另一个侧面正面了“豕”其实确实跑的很快的事实。

跟这个“彘”相关的历史人物有两个,一个是汉武帝刘彻,也叫刘彘。听史杰鹏老师说,这两个字在先秦时代语音相近,所以可能是通用现象。另一个是樊哙。我们在《鸿门宴》里听司马迁描述这个人的时候,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大口生吃猪肉——也就是食“彘”的样子。
与“豕”有关的字很多,大多是用“猪”这个意象传递语义信息。
首先,“豚”这个字就表示“猪”。我依稀记得史书上好像有个诸侯的小名就叫“黑豚”,其实就是“小黑猪”的意思。估计也是出于起一个贱名好养活的目的。

还有一个更为常见的字“逐”,里面的“豕”也是猪。“逐”这个字从“豕”从“辵”,意思是围猎野猪。大家要注意哈,还有一个跟“逐”总在一起的“追”字,这个字从“㠯”,有人说是追捕“军队”(师),是部族征战的记录;还有人说是追捕“女人”,是抢亲制的遗存。不管哪种说法,“追”表示追逐“人”,“逐”表示追逐“动物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“豕”有关的最重要的字是“家”。有学者认为,这个“家”不是今天所说的“家庭”的“家”,而是“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”里的“家”,也士大夫的封建领地的意思。这个“家”从“宀”从“豕”会意,就是有房子有公猪的一块地方。因为公猪吃得多还总发情,性格又暴躁不好豢养,所以在一定范围内,比如一个乡,人们也就养一头公猪,主要是为了配种使用的。人们养猪主要是为了吃肉,所以在一定范围内,除了这一头公猪之外,人们会把所有的小猪仔都给阉割以后再圈养。
学者们之所以认为“家”是封建领地界内的公猪“豕”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,汉字里还有一个表示去势的阉割后的公猪的“豖”字。这个“豖”字比“豕”多了那么一小点,您可别小看了这一个小点儿,它表示公猪最重要的生理器官被割掉了。冢(塚)里面就含有这个字。从字形看,“冢”就是把被阉割后的猪包起来,所以这个字后来又加上了一个表义符号“土”变成了“塚”,用来表示“坟”的意思。
说完了“豕”,我们再来说“猪”就容易了。
“猪”这个字,其实本来是从“豕”从“者”的,后来写着写着就从“犬”从“者”了。其原因之一就在于我们前面所提到的,甲骨文里的“豕”和“犬”(犭)这两个字确实长得太像了。“豬”和“猪”,即便是今天写起来也是很像的,有木有?

豕”和“猪”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?如果说“豕”是有着自己独立“猪”格的,可以漫山遍野快活奔跑的自由自在的野猪,那么,“猪”就是一只被圈养的,没有自己独立“猪”格的,以牺牲自己成就别人口腹之欲的悲催的家猪,就是一只牲口。

为什么我们敢这么说呢?这是因为这样的语义信息都在“猪”的声符“者”里面保存着。

有人认为“者”的小篆形体从“白旅”,是个形声字;也有的学者认为“者”的甲骨文字形与“桼”很像,是个象形字。无论哪种说法,“者”一般来说都是用在动词形容词词组或者句子后面,称代需要重述的人、事、时间、处所和原因等等。所以,《说文解字》说,“者”,别事词也。吕叔湘先生认为,现代汉语的指代词“这”,就来源于“者”,“者”是“这”的本字。
我们不确定“者”的本义到底是什么,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,作为声符参与合体字构拟的“者”,在它所参构的汉字中,大多含有“;依附”、“附属”这样的意思。我们来看一下相关字例:

诸:以言语依附于天子的人;
煮:依附于火的烹饪方式;
阇:依附于城门的高台;
赌:依附于钱财的游戏;
堵:依附于土的窟窿;
睹:依附于目的动作;
著:依附于艹的书写;
箸:依附于手的竹子;
赭:依附于赤的颜色;
都:依附于天子的城;
翥:依附于羽的滑翔;
渚:依附于水的小岛。
所以,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,“猪”这个字所暗含着的隐性语义信息,就是由构字声符“者”所提供的“依附”,也即是说,与“豕”相对立,“猪”就是丧失了独立意志,没有任何自由的,被人类圈养的“家猪”。

家猪”是不是就不幸福了呢?恐怕也不见得。鲁迅说,在中国只有两个时代,一个是坐稳了奴隶的时代,一个是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。能够衣食无忧地被圈养,虽然最终会悲催地被食,相对于那些衣食无着永远不知道明天的命运会怎样的“豕”来说,“猪”可能已经是比较幸福的了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以往的中国人过的日子,确实是“猪狗不如”。

说到“猪狗不如”,“猪”和“狗”确实也总被中国人联系在一起。您看,狗年之后就是续之以猪年。在这个承前启后社会转型的重要历史阶段,真心希望所有的中国人,都能摆脱“猪”的命运,超越“猪”的生活,扼止“猪”的苟且,逃离“猪”的愚钝,回归“豕”的自由,再造“豕”的奔放,承续“豕”的刚强,走出“豕”的道路,开拓出这个古老的国家,这个饱经忧患的民族,一个崭新的面貌来。

祝大家猪年快乐!
Dibaca 1586x
BERBAGI ARTIKEL INI...

Cuaca saat ini

JAKARTA DKI Jakarta

Rumah Mandarin © 2018-2022 Hak Cipta Dilindungi oleh Undang-undang
This web developed by Benny Lo (羅強基)